筆下文學

下載
字:
關燈 護眼
筆下文學 > 吻安系列第二部:罪愛 > 第三百零七章 歸去來

第三百零七章 歸去來

章節錯誤,點此舉報(免注冊),舉報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,并刷新頁面。
宋茜暈倒再次被送進了醫院,又是驗血驗尿,渾身上下里里外外檢查了遍。這幾日,她可沒少被折騰。
  可沒住兩天她就出了院,還向曲隊遞上了一份申請。
  “你要申請去偏遠地區做民警?”
  前一陣上級下了一個文件,說是為了提高地方民警的整體素質,提倡市里的警察去偏遠地區輪崗任職,時間有一年和三年不等。工資翻倍,回來之后便可以晉升一個級別,還可以調到其他崗位工作??杉幢闶沁@樣,仍舊沒有幾個人愿意去輪崗。
  宋茜卻在這個時候提出申請,時間為三年。曲止看了一下,她申請的地方距離江城最遠,是個據說民風淳樸,夜不閉戶,一年到頭沒什么案件的地方。
  “我想要離開這里,找個安靜的地方過簡單的生活?!彼诬缢坪跏谴蚨酥饕?。
  宋世成給她留下了足夠的錢,她想要離開江城這個傷心地,完全可以選擇出國過舒適的生活。不過,曲止沒有權利左右她的選擇,也尊重她的選擇。
  “你可以照顧好自己嗎?”宋世成臨終前把宋茜托付給曲止,雖然她是被動接受,但還是要盡一份心力。
  “曲隊,謝謝你這些年的照顧?!彼诬鐩]有正面回答她的問題,“車票已經買好了,只要你在上面簽字,我馬上就去辦理相關的手續,明天就出發?!?br />  “好吧?!鼻挂娝饕庖讯c點頭。
  “我就不跟隊里的同事一一道別了,怪傷感的。等我離開,麻煩曲隊跟他們說一聲,謝謝他們的包容和照顧?!彼诬绱蛩惆察o地離開,如果不是非要曲止在申請書上面簽字,估計她也不會跟曲止當面告別。
  曲止理解她的心情,說了句珍重。
  宋茜剛剛離開,曲止的手機就響了。不知道是誰打來的,曲止聽了面色凝重。
  “怎么了?”江白鮮少見到她這副樣子,有些擔心地問著。
  曲止正在沉思,過了一會兒才說:“醫院打電話過來,說是找不到宋茜人。她懷孕四十五天左右,下周需要去醫院做個b超確定胚胎有胎心和胎芽,不能馬虎大意?!?br />  “懷孕?”江白一皺眉,“路放跟她鬧騰有一個月的時間,攤牌分手的時間應該比這個還要早一些。如此推斷,這個孩子不是路放的!”
  曲止抓起車鑰匙往外面走,江白趕忙跟了過去。
  ……
  白云機場
  宋茜戴著大墨鏡,拎著小巧的行李箱,距離飛機起飛還有一個多小時,她卻早早就到了機場。她打小在江城長大,這里有她無數的回憶,可現在,她只想要逃離。
  “宋茜?!币粋€熟悉的聲音打斷了她的沉思。
  “曲隊?江教授?”看清楚眼前人她有些發怔,“你們怎么來了?”
  “來送送你?!鼻沟恼f著,隨后在她身邊坐下來。
  宋茜似乎有些緊張,連身體都顯得僵硬起來。她的眼睛溜著曲止,手不自主地在椅子把手上摩挲。
  “農村醫療不發達,你確定要去?”曲止盯著她的肚子問著。
  聽見這話,她的手突然僵住,臉色變得煞白。
  “宋茜,今天我不是以隊長的身份來的,我覺得我們是朋友。第一次有女生愿意找我逛街,是你;第一次有女生愿意嘗試跟我交朋友,是你。雖然我在工作中一直對你要求嚴苛,但是我心里覺得咱們是朋友。
  今天我到這里說這些話,并不是想要用手段讓你說出什么。有些話,很多人或許一輩子都不會說出來。你有說的自由,也有不說的權利。我只想要告訴你,希望你能幸福,希望你想好了,擁有讓自己關切的人幸福的能力!”
  宋茜的手放在自己的小腹上,她的表情變得凝重又溫柔起來。
  “曲隊,你都知道了?”她輕輕說著,“不,你知道的遠遠不是真相。宋世成跟我沒有半點血緣關系,我是他從醫院里偷回來的。我的親生父母在薊縣,是地地道道的農民。他們為了要兒子超生,跑到江城打工生孩子。我親媽在大街上生產,被好心人送進了醫院。
  我出生之后,他們見是個女孩子,又沒有錢支付醫藥費,竟然溜之大吉。醫院的人還沒來得及處理我,宋世成就把我偷了出來,還給醫院留下了醫藥費。醫院方面沒有虧錢,所以也沒有大張旗鼓的尋找?;蛟S他們覺得,一定是我爸媽或者親戚把我帶走了。
  我在宋家前幾年過得很幸福,他們都很愛我??墒?,在我讀小學一年級的時候,學校組織檢查身體,我媽察覺出異常。我的血型跟他們的不符合,這是被普及的醫療常識。很快,家里的和諧溫馨全都不在。雖然他們不當著我的面爭吵,但是我知道全部跟我有關。媽媽看我的眼神越來越冰冷,里面還透著一股子恨意。
  我最害怕家里只剩下我和媽媽兩個人的時候,她的眼神像刀子,她會幽靈一般在半夜出現在我的床旁。她不打罵,不苛責,可她就是有能力讓我害怕,讓我恐懼,讓我戰栗,讓我備受折磨。
  后來,她不出去工作,全職在家里照顧家庭。那更是我噩夢的開始!宋世成發現了端倪,他跟我媽的爭吵開始升級。他越是袒護我,我的日子就越發不好過。高中的時候我打算住校,她去學校申請我住家里。大學我填好了志愿,她竟然偷偷修改,無論怎么樣,我都沒有辦法擺脫她的折磨。畢業后,我拼了一切自己選擇了去刑警隊上班,我終于可以不分白天黑夜的遠離那個家。我借口加班,住在單位的宿舍里。
  可是,我的逃避讓她心中的恨意升級。那天我趁著宋世成在家的時候回去取衣服,我們發生了激烈地爭執。也是那一次,我媽徹底崩潰的樣子,她說了很多難聽的話,她罵我是野種,是毀掉她一生幸福的人。我不想聽那些話,想要逃離那個家。她拽住我的胳膊不讓我離開,我使勁一甩,沒想到她竟然從欄桿掉了下去。我發誓,我不是故意的,我不想讓她去死!”
『加入書簽,方便閱讀』
下載
舟山体彩飞鱼走势分析